佛山网约车司机深夜被杀害,某D网约车平台能否“3倍赔偿”?

2019-01-18 19:44:10
[摘要] 在之前轰动全国的某D网约车平台乘客遇害案中,网约车司机都作为施暴者的角色出现。昨日早上佛山中院审理了一桩抢劫、故意杀人案中,网约车司机成为了受害者、死者。
在之前轰动全国的某D网约车平台乘客遇害案中,网约车司机都作为施暴者的角色出现。昨日早上佛山中院审理了一桩抢劫、故意杀人案中,网约车司机成为了受害者、死者。
这起案件在关注网约车司机安全问题的同时,也带来了多个法律问题:究竟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和司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?此前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在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发生后,曾声明“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,
某D网约车平台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”,
这一补偿标准又是否适用于网约车司机身上?
敖某健家属及律师表示,他们将于近日起诉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。
庭审现场:
受害人家属痛哭 被告竟称“不后悔”
昨日早上,22岁的云南人李琴兵带着手铐和脚铐,出庭受审。这名身高约1.75米,身材肥胖的男子,正是去年12.24网约车司机被杀案的被告人。
被害人敖某健56岁的父亲和52岁的母亲今天也来到了庭审现场。在检方宣读起诉书以及李琴兵的供述时,由于提及到了敖某健被害的过程,敖某健父母当场痛哭起来。
其后李琴兵不但表示认罪,还拒绝回答自己辩护律师的一切问题,他声称会“接受法院的一切判决”。但是,到了最后陈述阶段,法官问其是否后悔时,他竟然说出了“不后悔”三个字,让受害者家属倍感愤怒。
敖某健的弟弟敖某博告诉广州日报记者,哥哥对家人非常孝顺。他之所以到佛山打工,是因为父亲的生意出了问题,他想赚钱帮家里度过困境。由于阳江的某D网约车平台车赚得不多,敖某健才会到佛山来。“他每周都会寄1000元给妈妈,留给自己的生活费很少。”敖某健的去世对其一家人打击很大,其父母每日以泪洗面,由于不想触景伤情,连他们住的房子也卖掉了。
案情披露:
欠赌债抢某D网约车平台第四辆车才下手
李琴兵抢劫杀人前,在一家物流公司做快递员。据佛山市检察院指控,2017年6月开始,他因为网络赌博,输掉了10万元。同时,据其任职的物流公司负责人称,他还欠拖了公司1万多的货款没有结清。为此,他开始谋划抢劫网约车车司机。
去年12月23日晚上,李琴兵从附近商店买了绳子,并从面包车上拿了封口胶,开始准备实施抢劫计划。他先后打了三辆某D网约车平台汽车,但是由于对方身材高大,他都不敢下手。一直到了次日凌晨3时,他在南海桂城锦城东二门上了阳江人敖某健的某D网约车平台汽车。由于熬夜开车,31岁的敖某健显得相当疲惫,同时敖某健的身材瘦小,李琴兵觉得机会来了。
李琴兵于是不断改变路线,直到来了桂城平洲林岳一处正在修路的偏僻路段时,某D网约车平台软件显现车费已经高达112元。李琴兵叫敖某健停车,并且支付了车费。与此同时,李琴兵拿着绳子,悄悄地从后面企图勒住敖某健的脖子。敖某健猛然发现不对劲,于是马上开门下车逃跑,边跑边试图拨打110报警电话。
先后两次勒颈 再放后备厢内致死
很快地,敖某健便被李琴兵追上并摁倒在地,李琴兵用绳索绑住他的身体、用封口胶封住其嘴巴,将其拖回汽车后座。在汽车后座那里,李琴兵用拳头连击了敖某健面部数下。
从敖某健身上,李琴兵搜出了400多元人民币和100元的港币。凌晨4时左右,在李琴兵的威胁下,敖某健为自保,说出了密码,将自己手机里的1万元分两次转给了李琴兵。
然而李琴兵并没有因此而放过敖某健。李琴兵查看敖某健手机时,发现他曾经打过110电话,以为他已经报警。于是,李琴兵用绳子和双手勒住了敖某健颈部,直到其一动不动。之后,李琴兵开着敖某健的汽车逃跑,在途中他发现敖某健的手脚仍在动,他再次下车用绳子勒敖某健的脖子,认为其已经死亡后,将其放进了汽车的后备厢里。
李琴兵把车停在平洲夏南一花木市场路边停车场后,随即逃回自己的出租屋,用刚抢回来的1万元继续赌博。直到当日早上10时许,民警将其抓获归案。
其实在李琴兵第二次实施勒颈行凶后,敖某健仍尚存一丝气息。据后来警方的尸检报告显示,敖某健的死因是“机械窒息合并一氧化碳中毒”。据律师估计,在后备厢里已经奄奄一息的敖某健,还吸入了汽车尾气排出的一氧化碳,最后在双重扼杀之下,敖某健最终没能等来清晨的阳光。

一通无法打通的电话2017年12月24日凌晨3时左右,敖在微信群里说了一句:“今晚没接到什么单啊!”这成为了敖留在司机群的最后一句话。
当日4时左右,阳江几个同乡开始逐渐收车。谢卓林在微信里向敖发消息,相约吃夜宵,敖一直没回。敖有几台手机,其中跑某D网约车平台期间的一台手机,需要全程保持app在前台持续运作。否则,某D网约车平台将对司机作扣除一定服务分处理。而服务分直接影响平台给司机派单率的高低。谢卓林并未在意,以为敖仍在接单。过了一段时间以后,谢卓林给敖另一台手机打电话,电话能正常打通,但一直没有人接听。谢卓林开始紧张了起来。
谢卓林联系上了另一位同乡,李锋富。当晚,借助“谷雨”这一第三方app,李锋富与敖可以在平台上实时共享位置定位。根据app显示,敖依然在接单过程中,在林岳市场附近停留了20分钟、最终位置停留在桂城街道的映月中学附近。谢卓林感觉不妙,“那个地方就算白天也是很偏僻的,很少会有单的,更何况晚上。”
谢卓林与李锋富约定,他开车前往映月中学,李锋富则前往林岳市场。期间,几位同乡一直给敖打电话,敖的手机从打通但无人接听,变成了电话关机,几位同乡心情越发沉重。
谢卓林先找到了敖的车。这台依然在还贷的小轿车,就停在了映月中学后面的一个停车场里。谢卓林上前察看前后座位,并未发现敖的行踪,他当即报了警。随后警察来到,打开了汽车后尾箱,“我能感觉到气氛马上紧张了起来。”谢卓林被警察拦住不让靠近车后尾箱,并带回了派出所做笔录。
车后尾箱中的,正是敖的尸体。24日下午,公安部门联系上了敖的家属,通知他们前往佛山。抵达佛山以后,敖弟回忆道,警察告诉他们,嫌疑人已经抓到了。
案件争议:
是居间还是雇佣关系?
3倍赔偿是否对司机有效?
敖某博说,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在案发当日就联系了他们,表示可以垫付丧葬费和提供一些人道主义救助。
敖某健家属所聘请的律师沈少伟则认为,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与敖某健之间已经构成了雇佣关系,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应该对此进行人身损害赔偿。他表示,今天他已经向佛山中院提出调取部分案件材料作为证据,并将于近日向南海区法院状告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。
“我们初步诉求的赔偿金额大概是80万左右,而精神损害赔偿我们将尽量争取。对于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之前发声明所称的3倍赔偿,我们正在考虑当中,一来3倍即240万的赔偿请求,其诉讼费高,二来该声明是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单方面发布的,是否能获得法院支持还是未知数。”
据了解,在乐清顺风车女子遇害案发生后,某D网约车平台曾经过发出一份声明,称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,某D网约车平台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。
而在此前,某D网约车平台公司针对敖某健被害案,曾回复广州日报记者,在事件发生后,某D网约车平台已第一时间与司机家属沟通,并垫付有关丧葬费用。同时,某D网约车平台平台为巡游出租车司机提供的是“免费的居间信息服务”。